相关文章

西安小伙电动车追赃:安装追踪器 用GPS定位找回

西安小伙电动车追赃:安装追踪器,用GPS定位找回。

  在电动自行车上安装追踪器,车辆一旦被偷,无论小偷将车藏匿或卖到哪里,都能通过追踪器找到。发明追踪神器的80后小伙韩子良还成立了“电动车防盗俱乐部”,他们有一个很宏大的想法——做偷车贼的克星,让电动自行车永远不会丢。

  电动自行车安装追踪器

  丢失后通过GPS定位找回

  10月31日上午9时半许,西安市太华路北段一家粮油店门口。

  80后小伙韩子良拿着手机在寻找一个信号源。几分钟后,他指着一辆贴着“雅迪”车标的电动自行车问同行的老陈:“确定这是你丢失的自行车吗?”50岁的老陈仔细看了半天,很肯定地说“就是的”。虽然原来的车标被拆掉了,但原车的许多痕迹仍然留存,比如车座上的油漆染色、手柄上的划痕。

  见几个人围着自己的电动车评头论足,粮油店老板很不满地问:“你们要干啥?”老陈说:“这是我几天前丢失的电动车,怎么会在你这?”粮油店老板辩解说:“这是我花钱买的,你凭啥说是你的?”

  趁两人争执的机会,韩子良拨打了110。几分钟后,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徐家湾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。老陈拿出自己的购车发票手续,经民警仔细核对车架号,这辆被改头换面的电动自行车就是老陈被盗的那辆。在派出所,粮油店老板承认电动车是自己从陌生人手中买来的赃车。

  10月31日这一天,韩子良和他的伙伴在车主和警方的配合下,共追回3辆被盗电动车。

  记者问,这些电动车被找回到底靠的是什么,韩子良略带神秘地说,靠的是一款追踪器——这些被盗车辆,此前都在某个部位安装了一个定位装置,无论小偷得手后将车藏匿或卖到哪里,他都能通过GPS定位找到。

  通过科技手段寻找车辆的下落,然后借助警方的力量追回被盗车辆,韩子良把这种方式称之为民间追赃。

  无线电爱好者

  从好莱坞谍战片中得到启发

  成功研制追踪器

  西安市自强西路东段的一幢写字楼内,今年33岁的韩子良有一间6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。这个工作室的主要功能是供朋友们小聚,切磋交流关于电动车防盗的话题。他们给工作室起了一个名字叫“电动车防盗俱乐部”。而这个俱乐部有一个很宏大的想法——做偷车贼的克星,让电动自行车永远不会丢。

  俱乐部倡导者韩子良是河南人,在西安读完大学后他留在了这座城市,这些年一直从事着酒店管理工作。

  大学时的韩子良偶然迷上了无线电,并很快成了一位发烧友。2007年参加工作后,有一段时间,韩子良连续丢了好几辆电动自行车。起初他也向辖区派出所报过警,但警察很客气地告诉他,找回来的希望很渺茫。

  如何才能让被盗的电动自行车有迹可循?一个偶然的机会,好莱坞谍战电影中的追踪器给了韩子良启发。他从电子市场买来一些设备,开始研制追踪器。几个月下来,竟然成功了。

  韩子良又新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,然后尝试着将追踪器安装在电动车某个隐蔽的角落里。3个月后的一天中午,电动车在西门附近被盗。这已经是2012年夏天的事了。

  经过两天的定位追踪,韩子良最后在小寨某个居民小区里找到了自己的电动自行车。他随后通过后台对追踪器的轨迹进行了还原,发现电动车是当天中午12时30分左右被盗的,距离自己离开电动车不到5分钟。

  轨迹还显示,电动车被盗后,先是顺着西关正街行驶到了土门附近,在这里停留了约3小时后又沿西二环去了高新区某城中村。第二天又顺着科技路到了小寨,然后就一直在小寨附近活动。

  在摸清了追踪器的行踪路线后,韩子良直接堵住了自己被盗的电动车。新车主姓陆,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,看到韩子良出示的购车发票后,小陆承认车是自己花800元从陌生人手里买来的。他说车可以还给韩子良,但希望别报警,因为自己刚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。

  让小陆没想到的是,韩子良提出要请他吃饭。“我当时太激动了,因为我成功了!”韩子良对记者回忆道。

  吃饭快结束时,小陆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韩子良觉得这个孩子很诚实,就把自己寻车的原理告诉了他。结果过了没一个月,小陆打电话给韩子良,说自己新买了一辆电动车,能不能给他也安装一个追踪设备。就这样,这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了韩子良的第一个“客户”,韩子良没有收取他一分钱的费用。